•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A股行情
      • 上證指數---
      • 深證成指---
      • 創業板指---
      • 滬深300---
      • 中證500---
      • 科創50---

      中拉十年丨“一帶一路”倡議延伸到拉美后發生了哪些變化?

      2023-02-06 22:13:35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一帶一路”倡議已在全球取得了極大進展,成員國也從剛開始的古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各國逐漸向外圍擴展。截至2022年3月,中國已經同149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簽署200余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中也已頗具經濟影響力。僅六年時間,“一帶一路”已經延伸到拉美19個國家,占拉丁美洲34個國家的56%,展現了“一帶一路”建設的未來前景。

      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自然延伸,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是“一帶一路”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與者”?!耙粠б宦贰表椖垦由斓嚼乐蟀l生了哪些變化呢?21世紀經濟報道首席記者趙憶寧在自己的新書《“一帶一路”拉美十國行記》回答了這一問題。

      本書作者深入中國在拉美十國的130個投資、并購、建設和運營項目的第一線,面對面訪談492人次,以日記形式圖文并茂地呈現了中國與拉美劃時代的偉大合作與共贏,在書中我們可以沿著中國與拉美國家的雙邊貿易、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并購與金融信貸四條主線,觀測到中國在拉美以何種方式存在以及存在方式發生的變化。

      下文內容來源于書籍《“一帶一路”拉美十國行》。

      1. 拉美是“一帶一路”第七條貿易走廊

      自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中國有規劃地打造了六條貿易走廊,包括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中國—巴基斯坦、孟中印緬和中國—中南半島六大經濟走廊,而中國與拉美的貿易走廊未在其中。但是,無論“在”與“不在”,這條重要的商品貿易走廊一直就在那里!中拉貿易起飛于2003年,雖然經歷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的下滑有幾次起伏,但總體上一直保持快速增長。短短10 多年間,中國已經成為拉美第二大貿易伙伴。

      雖然中拉貿易額目前還少于中美貿易額,但是中拉貿易正在快速增長,仍然處于上升階段。中拉貿易額從2002年的170億美元增至2018年的近3060億美元。

      大多數研究機構預測,中國超過并大大領先歐盟后,將在2030年超過美國,成為拉美國家第一大貿易伙伴。這一增加中拉貿易和經濟增長的長期計劃,受到拉美國家普遍的期待。

      但是,從貿易結構上看,拉美以大宗商品換取工業制成品的整體貿易格局并沒有得到改善。長期以來,該地區大多數主要商品出口國,嚴依賴中國作為其初級商品出口目的地。目前南美洲的9個國家(不包括哥斯達黎加)高度依賴中國的市場,南美最大的出口國對大豆、石油、銅和鐵礦石這四種商品的依賴程度很高。2018年,中國從該地區進口的主要是自然資源大宗產品,2017年,巴西對中國出口額占巴西出口總額的近一半,同樣地,智利和秘魯分別為27%和25%。在任何一年里,智利銅產量的絕大部分都運往中國。

      貿易流動是雙向的。長期以來,中國將拉丁美洲視為一個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但是現在中國出口該地區的產品與10年前大不相同了。隨著拉美地區對中國制造高端產品整體需求的增加,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在這個地區投資建廠,建設諸如特高壓輸變電線路、鐵路、港口、水庫等。中國向拉美國家出售包括電動機械及設備(21%),機械及機械用具(15%),鐵路車廂、機動車輛及零部件(7%),尖端的電信設備與電子產品在內的高技術產品大大增加了。當然,眾多的一般消費品依然不會缺席。

      2. 基礎設施建設是最大亮點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在拉美的貿易從本質上講一直是“一帶一路”式的。中國企業在拉美進行的基礎設施建設,絕大多數都是原本就在這些國家的發展規劃中的,有些大的項目甚至是拉美國家幾十年來的夢想。而“一帶一路”這個平臺起到了加快與助推的作用,更早為所在國的商業、公共服務等一系列廣泛的領域帶來收益。

      根據美洲對話數據庫數據,自2002年以來,中國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關注的有150個交通基礎設施項目,截至2018年,150個交通基礎設施項目已有約23個完成并交付使用,還有一小部分正在建設中,其中有為數不多的項目被取消或延遲。

      僅就基礎設施建設,中國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最成功的有三大類。首先,是港口設施。港口項目在類型和規模上有很大差異,從疏浚到建設,再到收購或者運營。目前中國企業在拉美有20多個港口項目已經完成新建、擴建或者交易并購,還有一些在進行中。其次,是水電站建設。拉美幾個最大的水電站,比如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正在建設的阿根廷孔拉水電站,總投資額約53 億美元。目前世界各地總造價10億美元以上的水電站,90%以上均是由中國公司承建。最后,是被稱為“國家名片”的特高壓輸電網。中國在巴西建設的兩條美麗山特高壓輸電網,是特高壓走出國門的標志性項目。

      3. 異軍突起的投資與并購

      中國企業正在經歷從雙邊貿易、工程承包到投資并購的轉變,在礦業、石油、建筑、銀行和公用事業等主要行業都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中國參與的拉美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分為三類。

      第一類屬于工程承包類,由所在國用國家主權擔保向中國政府貸款,并以此支付工程建設款,被稱為政府間框架協議的“兩優”(“優買”“優貸”)項目,這類項目占多數。

      第二類是參與拉美近年來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PPP 項目投資,包括道路、風力發電等。

      第三類是投資并購。中國國家電網在巴西修建了兩條美麗山特高壓輸電線路,美麗山一期與巴西國家電力共同投資,二期則是中國國家電網獨立投資,兩條特高壓輸電線路的總投資為70 億美元。中國國家電網還收購了巴西電力企業CPFL,總收購金額296 億雷亞爾,總計超過80億美元。另外,國家電力投資公司以約23 億美元收購了巴西圣西芒水電站。截至2017 年底,中國對拉美直接投資存量超過3800 億美元。拉美成為僅次于亞洲的中國海外投資第二大目的地。

      在港口項目中,中資企業一方面投資新港口的建設,另一方面也收購老的港口。在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咽喉巴拿馬,中交疏浚公司正在建設科隆集裝箱港(PCCP)項目,投資人是山東嵐橋集團。另外,中交集團在巴西投資的圣路易斯港口也正在建設中。除了新建作為糧食物流產業鏈條結點的港口,中國公司還參與并購原有的港口。比如,中糧集團在2014—2015年收購了巴西桑托斯港口的兩個碼頭,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收購了巴西巴拉那瓜港口。

      中國在拉美密集性地建設與收購港口。比如,在巴西,主要是與國際四大糧商爭奪大豆糧源的主戰場相關。盡管是在遠離中國的拉美,這些不同的中國國有企業也會為了共同的目標攜起手來。比如,中糧集團在巴西農糧副食業采掘業制造業電力行業其他服務業與國際四大糧商爭奪大豆糧源主戰場,而另外的企業則配合正面戰場投資公路與鐵路建設,搭建一個物流暢通的渠道。在巴西約有28% 的大豆出口使用北部港口,雨季來臨時,連接農業種植帶至北部港口的公路上,因大噸位運輸車陷入泥濘,排隊幾天的情況很常見,在一個運輸成本奇高的國家損失顯而易見。目前有中國企業正著手對道路進行改造,還有新建鐵路的規劃。

      毋庸諱言,這也會讓人對中國在拉美日益延長的產業鏈以及在能源等關鍵產業持續增加的勢力懷有戒心。所以,有人認為,“一帶一路”正式擴展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特別是中國公司正在對拉美基礎設施進行更廣泛的整合,包括新增與存量的調整,是中國為了確保更有效地將初級商品從當地港口運往中國。比如,上面提到中國在該地區的糧食供應鏈一體化(生產、加工、物流和營銷)方面的努力,當然還包括收購能源、礦產資源企業,使中國在該地區的一些戰略部門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事實上,原本這些資源大多數也并不掌握在拉美人手中。比如,中糧集團收購的是荷蘭公司尼德拉農業和中國香港來寶農業。中國國家電網收購了巴西電力的股份,但巴西政府出售這部分資產的時候是公開市場操作,即便中國公司不買,其他國家的資本也照樣進入。只不過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巴西政府將國有企業私有化后這些企業很快變成了中國的國有企業。

      4. 活躍在拉美的中國金融機構及其影響

      21世紀初開始的拉美黃金10年已經成為過去。2018年行走拉美十國啟程前,整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正處于經濟復蘇期。拉美國家的經濟復蘇需要吸引更多的投資,在中國資金大舉進入的同時,歐盟依舊是本地區最重要的資金來源,而美國對拉美的投資包括美國的對外援助在逐年減少。中國資金的進入在某種程度上填補了缺口。

      評估中國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區活動的規模,無論是基礎設施建設還是投資與并購,背后都有強大資金的支撐。中國資金流向拉美,并不是近幾年才發生的。20世紀90年代初,首都鋼鐵公司率先進入拉美,收購了秘魯鐵礦;幾乎在同一時間,中石油投資秘魯塔拉拉油田,是中國大型企業進入拉美的先行者。

      幾百家中國企業活躍在拉美,其合作領域更加多元化,包括能源電力、交通運輸、制造、信息技術和農業等。拉美地區成為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規模最大、投資產業最多的地區,而每一個項目的背后都有中國金融機構的身影。

      5. 目前在拉美地區活躍著三種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

      首先,是兩家中國政策性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和中國進出口銀行(CEXIM)。它們在一些拉美國家設有代表處,并一直擔負著雙邊政府框架項目的大額融資。這些貸款是以國家主權擔保借貸與償還,用于修建包括公路、機場等“互聯互通”項目,也有水電站、光伏電站等資源能源開發項目,還有學校、醫院、住房等民生項目。相比之下,中國的政策性銀行通常提供比美國進出口銀行更優惠的利率。同時,為了確保能源安全,政策性銀行在拉美一些國家發放了以大宗商品(石油)做抵押的數百億美元貸款,如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中國以提前鎖定未來多年的石油供給作為交換。有數據顯示,兩家政策性銀行發放的貸款占中國跨境貸款的75%左右。

      政策性銀行所發揮的作用,從積極的方面來看,中國顯然是拉美國家新的和不斷增長的資金來源,尤其是那些無法進入全球資本市場的拉美國家。此外,從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角度來看,這些貸款并未附帶與國際金融機構和西方貸款類似的政策條件。關鍵是政府融資主要是投資長期發展的基礎設施和工業項目,而對這些項目的投資,很多是無法依賴“市場之手”實現的。

      其次,中國多家商業銀行紛紛在拉美地區建立分行或者子行,包括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與中國交通銀行等,目前在拉美設有10多家分支機構。

      最后,中國于2014年和2015年先后成立的兩家中拉基金活躍于此。一家是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外匯管理局共同發起的中拉合作基金,另一家是由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發起設立的中拉產能合作投資基金。

      目前中國為拉美國家提供融資近1500億美元,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美洲開發銀行給該地區提供的貸款總額還多。這些還不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與拉美多國簽署的本幣互換協議(幾百億美元)與近千億美元額度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在外國投資有限,以及多邊信貸選擇支持拉美基礎設施建設意愿微弱的背景下,加上是跨境基礎設施建設,中國金融機構成為持續投資拉丁美洲地區的重要資金來源,受到人們的普遍歡迎。

      事實上,中國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的首選貸款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全球金融機構拋棄一些違約或者重債國家,在這些國家岌岌可危時,是中國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與伙伴國家談判一攬子援助計劃時,中國往往將不同的金融工具組合在一起,從贈款、低息貸款到以競爭性市場利率提供的出口信貸和貸款不等。中國將官方資金轉化為經濟、安全聲譽的能力在增強。這既是硬實力,也是獨特的吸引力。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