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對話經濟學家劉遵義:理解未來世界的挑戰與機遇

      2023-09-29 05: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今年已近80歲的劉遵義,仍精神矍鑠地在香港中文大學的辦公室工作,接待來自全球各地的訪問者。

      劉遵義曾深度參與中國改革開放,提出多個創新性的、引領性的政策建議。早在1966年,劉遵義就建立了第一個中國計量經濟模型;1979年,他最早做出中國經濟將實現8%年增長的大膽預測。

      作為國際知名的經濟學者,除經濟學外,他的另一項成就是在高等教育領域,他在2004-2010年間擔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為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創立和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并參與創立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

      他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一體化也有著更深遠的思考。劉遵義認為,在大灣區,香港和深圳可以同時成為全球創新、風險投資、創業和融資中心,融合硅谷、128號公路、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的諸多功能。這不僅可以服務大灣區,也可服務整個中國內地和東亞地區。

      劉遵義。資料圖

      “看FDI不能只看規模,要看技術和質量”

      “經濟全球化能夠提高世界上所有經濟體的總體福祉,而經濟逆全球化將降低所有經濟體的總體福祉?!贬槍趪H社會廣泛關注的“去風險化”話題,劉遵義如是表示。

      他認為,各經濟體“脫鉤”或“去風險化”,可能導致現有供應鏈暫時中斷,影響世界各地短中期的生產活動。隨后,多個平行獨立的貿易區域以及供應鏈將會出現。

      簡單地說,真正的“去風險化”就是不要只靠一個供應來源,不要只靠一個顧客。但是,當前的經濟逆全球化、“脫鉤”和“去風險化”等問題,意味著每個經濟體面對的選擇會減少,從而導致所有經濟體的總體福祉降低,全球經濟增長亦將因此放緩。

      在此情況下,在當前階段,中國經濟增長已不再單純依賴凈出口的增加。因此,經濟“脫鉤”的負面影響可以通過供應來源多元化、開拓第二供應源和創新來緩解。

      “其實,多元化與開發第二供應源,都是一種保險?!眲⒆窳x表示,長遠來說,假如每種產品或服務都有兩個甚至更多的來源,對世界來說其實是好事。由于有競爭,價格會降低,質量會提高,最終所有消費者和使用者都會得益。

      與“脫鉤”或“去風險化”論調相伴生的,是在國際貿易、國際投資及其結算中出現的“去美元化”跡象。

      根據IMF今年7月報告,全球110個國家已采取一種或多種形式“去美元化”。各國央行正在加快增加黃金儲備,去年黃金凈購入量創下1950年以來的最高年度需求紀錄。全球151個國家的央行已經推出或正在研究推出本國的數字貨幣。

      此外,多個新興經濟體正在貿易結算領域推進本幣結算。比如,印度與馬來西亞協商使用印度盧比進行貿易結算;中國和巴西已達成本幣結算協議,兩國貿易結算基礎將從美元轉向人民幣-雷亞爾(Real)。

      劉遵義認為,應當鼓勵各國之間使用本幣交易。本幣交易只需要換匯一次,匯率風險只有一個,美元交易就要換匯兩次,需要面對兩個匯率風險。例如,中俄之間就可用人民幣和盧布報價、清算和結算;中國和印度尼西亞之間就可用人民幣和印尼盾。

      此外,其他國家之間的國際貿易,例如泰國跟印度尼西亞做生意,也可以鼓勵它們用本幣交易。假如第三國之間的貿易平衡不了,中間有差額,也可以用人民幣或其他第三國貨幣來作最后清算。

      歷史上看,1970年代之前,全球貿易使用本幣交易進行交易。直到美元與黃金脫鉤后,各國才開始普遍使用美元清算。

      從人民幣國際化角度,我國利用人民幣清算與結算涉外交易(包括貿易與投資),會擴大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匯率波動可能會加大,在人民幣國際化的同時,也需要保持匯率基本穩定,所以離岸人民幣市場也需要監控。

      匯率的背后是信心,大幅度的貶值會傷害市場對本幣的信心,尤其將對金融市場開放形成比較大的打擊。因此,要增加各國之間用本幣交易,減少美元使用。

      劉遵義認為,今天的中國和上世紀90年代初不一樣的地方,很重要的一點是居民儲蓄很高?!昂芏嗤鈬笥颜f要去中國投資,我就跟他們講,你們要有新的技術、市場或商業模式,只有錢來中國是不夠的。所以看FDI不能只看規模,還要看技術和質量?!?/p>

      大灣區是一種“迷你型”的經濟全球化

      劉遵義長期在粵港澳大灣區工作和生活,并參與創辦了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他認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能否成功發展,關鍵在于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能否融合發展,各自發揮比較優勢,互補長短,實現規模效應,協作共贏。

      其邏輯在于,經濟體之間的差異越大,它們一體化能帶來的利益就越高?;浉郯拇鬄硡^的經濟一體化,也是我國經濟全面開放的一個試點。因此,假如大灣區經濟能一體化,能夠做到“四通”(商品與服務流通、人員流通、資金流通、信息流通),香港與大灣區的經濟增長率都會提高。這是一種“迷你型”的經濟全球化。

      在大灣區,香港、深圳可以同時成為全球創新、風險投資、創業和融資中心,融合硅谷、128號公路、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的諸多功能。這不僅可以服務大灣區,也可服務整個中國內地和東亞地區。今天,硅谷已經沒有成規模的制造業,但大灣區仍有發展制造業的充足空間。

      作為高等教育工作者,劉遵義表示,大灣區擁有多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學,以及理想的生活條件,可以吸引全球各地的教研機構與人力資本,發展成為領先的高等教育與先進基礎研究中心。大灣區亦可仿效美國波士頓地區,建立“大學帶”,服務大灣區、全國、東亞,乃至全球的大學生與研究生。

      近年來,香港高校在大灣區的內地城市辦學蔚然大觀。除香港中文大學(深圳)2014年設立,香港科技大學(廣州)去年6月獲批。此外,香港大學(深圳)、香港城市大學(東莞)、香港理工大學(佛山)、香港都會大學(肇慶)等都在籌備。

      劉遵義認為,未來,香港應當迎勢而上,利用國家經濟發展的好勢頭,滿足內地經濟的需要,將香港金融市場發展得更地域多元化,并增加人民幣在港的流通和使用。

      香港金融業的生產效率一直很高,創造了超24%的GDP,但只雇用了本地7.4%的勞動力。這也意味著其他港人沒有從香港這一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中獲得足夠的好處。香港不能光是倚靠金融業,香港也必須開拓新的增長點。

      劉遵義表示,大灣區經濟一體化會為大灣區與香港帶來很多的利益,是一個可行的方向。香港應投資和促進其他的實體行業,推動經濟多元化,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香港金融業也應該制定新策略,幫助和支持香港的實體經濟。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