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丨AI畫(huà)出奧特曼:中國法院作出全球首例生成式AI服務(wù)侵犯著(zhù)作權的生效判決

2024-02-26 20:13:24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 21財經(jīng)APP 王俊,馮戀閣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王俊馮戀閣北京、廣州報道

伴隨著(zhù)生成式AI迅速發(fā)展,輸入指令并生成文本、圖片、視頻,已成為司空見(jiàn)慣的操作。其中潛藏著(zhù)巨大侵權風(fēng)險,隨著(zhù)全球各地調查、訴訟逐漸走到聚光燈下,不過(guò)這些爭議背后的答案依然寥寥。

2月26日,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從多渠道獨家獲悉,廣州互聯(lián)網(wǎng)法院近日生效了一起生成式AI服務(wù)侵犯他人著(zhù)作權判決,這也是全球范圍內首例生成式AI服務(wù)侵犯他人著(zhù)作權的生效判決。

該案認為,被告(某人工智能公司)在提供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過(guò)程中侵犯了原告對案涉奧特曼作品所享有的復制權和改編權,并應承擔相關(guān)民事責任。這是我國繼2023年11月北京互聯(lián)網(wǎng)法院對“AI文生圖”著(zhù)作權侵權糾紛作出裁判后的又一個(gè)具有代表性和創(chuàng )新性的司法判決。

生成式人工智能在日常生活以及應用中的滲透,給傳統版權法帶來(lái)了新的挑戰。從輸入端看,涉及訓練數據來(lái)源合法合規問(wèn)題,此前紐約時(shí)報訴OpenAI案是例證。從輸出端來(lái)看,終端用戶(hù)、模型提供者的生成內容是否具有可版權性,人工智能服務(wù)提供者生成內容是否侵權都是實(shí)踐中面臨的難題。對于前者,北互第一案給出了思路,此次廣互判決則首次為后者給出了司法答案。

超級IP奧特曼維權

這起案件的主角是超級IP——“奧特曼”。作為全球家喻戶(hù)曉的動(dòng)漫形象,奧特曼系列作品在愛(ài)奇藝、騰訊、嗶哩嗶哩等各大視頻網(wǎng)站的熱播排名均名列前茅,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和知名度。2013年,奧特曼特攝系列作品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為“衍生系列劇最多的電視節目”。

“奧特曼”作品的著(zhù)作權人圓谷制作株式會(huì )社與原告簽訂《授權證明》,將奧特曼系列形象的著(zhù)作權獨占授權給原告,并授予原告維權權利。

被告公司經(jīng)營(yíng)Tab(化名)網(wǎng)站,提供具有AI對話(huà)及AI生成繪畫(huà)功能的服務(wù)。

原告發(fā)現,當要求Tab網(wǎng)站生成奧特曼相關(guān)圖片時(shí)(如輸入“生成一張戴拿奧特曼”),Tab網(wǎng)站生成的奧特曼形象與原告奧特曼形象構成實(shí)質(zhì)性相似。Tab網(wǎng)站的AI繪畫(huà)功能系會(huì )員專(zhuān)屬功能,且每次生成圖片需消耗“算力”,無(wú)論會(huì )員還是“算力”均需用戶(hù)額外進(jìn)行充值。原告認為,被告未經(jīng)授權,擅自利用原告享有權利的作品訓練其大模型并生成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圖片,且通過(guò)銷(xiāo)售會(huì )員充值及“算力”購買(mǎi)等增值服務(wù)攫取非法收益,前述行為給原告造成嚴重損害,遂起訴,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AI畫(huà)出奧特曼是否侵權? 

這起案件的爭議焦點(diǎn)之一是,被告利用Tab網(wǎng)站的AI繪畫(huà)工具輸出的生成物是否屬于著(zhù)作權侵權。

判決書(shū)顯示,被告Tab網(wǎng)站的AI繪畫(huà)功能可根據用戶(hù)指令生成對應的圖片,如用戶(hù)輸入“生成一個(gè)奧特曼”,即生成奧特曼形象圖片;輸入“奧特曼融合美少女戰士”,即生成奧特曼身體拼接美少女戰士長(cháng)發(fā)形象的圖片等。

在司法實(shí)踐中,著(zhù)作權侵權的判定一般需要滿(mǎn)足“接觸”和“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兩個(gè)條件。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部分案涉生成圖片保留了作品這一美術(shù)形象的獨創(chuàng )性表達,并在多個(gè)關(guān)鍵特征與作品具有極高的相似度,構成實(shí)質(zhì)性相似,同時(shí)作品享有較高的知名度,可在各大視頻網(wǎng)站進(jìn)行訪(fǎng)問(wèn)、查閱及下載,在被告無(wú)相反證據的情況下,被告存在接觸該特攝作品的可能性。原告所提供的、由Tab網(wǎng)站生成的案涉生成圖片,部分或完全復制了作品這一美術(shù)形象的獨創(chuàng )性表達。因此,被告未經(jīng)許可,復制了作品,侵害了原告對作品的復制權。另外,部分案涉生成圖片保留了作品的獨創(chuàng )性表達,并在保留該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基礎上形成了新的特征,被告的行為構成對作品的改編。因此,被告未經(jīng)許可,改編了作品,侵害了原告對作品的改編權。

AI服務(wù)提供者應承擔哪些責任

認定侵權后,另一大爭議點(diǎn)則是被告公司需要承擔哪些責任。

《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管理暫行辦法》將通過(guò)可編程接口等方式提供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的組織、個(gè)人定義為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提供者。從第三方接入AI服務(wù)的被告滿(mǎn)足這一定義。

在侵權事實(shí)認定的情況下,被告需要停止侵權行為,保證其服務(wù)不再生成奧特曼相關(guān)內容?!胺婪冻潭葢_到:用戶(hù)正常使用與奧特曼相關(guān)的提示詞,不能生成與案涉奧特曼作品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圖片?!迸袥Q書(shū)中如此表述。

本案中,被告已經(jīng)采取關(guān)鍵詞過(guò)濾等措施,停止生成相關(guān)圖片,并達到了一定效果。然而,庭審中,在原、被告雙方見(jiàn)證下,當向Tab網(wǎng)站輸入與奧特曼相關(guān)的其他關(guān)鍵詞如“迪迦”,仍可產(chǎn)生與迪迦奧特曼復合型原圖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圖片。因此,被告應進(jìn)一步采取關(guān)鍵詞過(guò)濾等措施,防范其服務(wù)繼續生成與案涉奧特曼作品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圖片,防范程度應達到:用戶(hù)正常使用與奧特曼相關(guān)的提示詞,不能生成與案涉奧特曼作品實(shí)質(zhì)性相似的圖片。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判決中列明了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提供者的注意義務(wù)。判決書(shū)指出,依據《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wù)管理暫行辦法》《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服務(wù)深度合成管理規定》等規定,服務(wù)提供者應采取建立舉報機制、提示潛在風(fēng)險、進(jìn)行顯著(zhù)標識等行動(dòng)。

生成式AI服務(wù)作為新興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用戶(hù)對他人特別是著(zhù)作權人的潛在侵權風(fēng)險缺乏明確認知,因此,應該以服務(wù)協(xié)議等方式提示用戶(hù)不得侵害他人著(zhù)作權;人工智能服務(wù)提供者建立投訴舉報機制,方便權利人通過(guò)舉報保護自己的著(zhù)作權。此外,若AI生成物可能導致公眾混淆或者誤認的,服務(wù)提供者也有義務(wù)在生成物的合理位置、區域進(jìn)行顯著(zhù)標識。

廣州互聯(lián)網(wǎng)法院強調,人工智能是引領(lǐng)未來(lái)的戰略性技術(shù),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變革的核心驅動(dòng)力,被認為是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主要陣地。我國人工智能技術(shù)快速發(fā)展、數據和算力資源日益豐富、應用場(chǎng)景不斷拓展,為開(kāi)展人工智能場(chǎng)景創(chuàng )新奠定了堅實(shí)基礎。考慮到生成式人工智能產(chǎn)業(yè)正處于發(fā)展的初期,需要同時(shí)兼顧權利保障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不宜過(guò)度加重服務(wù)提供者的義務(wù)。在技術(shù)的飛速發(fā)展過(guò)程中,服務(wù)提供者應當主動(dòng)積極履行合理的、可負擔的注意義務(wù),從而為促進(jìn)形成安全與發(fā)展相濟、平衡與包容相成、創(chuàng )新與保護相容的中國式人工智能治理體系提供助益。

侵權損害賠償方面,相對于原告提出的30萬(wàn)元索賠,法院最終定下被告需要向原告賠償經(jīng)濟損失為10000元(包含取證費等合理開(kāi)支)?!鞍干鎶W特曼作品具有較高的市場(chǎng)知名度,”法院在判決書(shū)中指出,“被告在應訴后,積極采取技術(shù)性措施,防范繼續生成相關(guān)圖片,且實(shí)現了一定的效果;……被告僅面向用戶(hù)生成案涉圖片,影響范圍有限?!?/p>

人工智能時(shí)代傳統版權法的新挑戰

伴隨著(zhù)生成式AI技術(shù)的滲透,肉眼可見(jiàn),大量版權糾紛案件將涌入司法實(shí)務(wù)環(huán)節。

從全球視野來(lái)看,美國作為生成式AI的發(fā)源地,也是生成式AI服務(wù)涉著(zhù)作權侵權訴訟的誕生地。

2023年1月,美國的三名藝術(shù)家Sarah Andersen、Kelly McKernan、Karla Ortiz針對Stability AI公司發(fā)起了全球首個(gè)關(guān)于“文生圖”生成物著(zhù)作權侵權的集體訴訟,引發(fā)了全球對于生成式AI服務(wù)未經(jīng)許可而使用他人作品用于訓練數據集并輸出侵權生成物問(wèn)題的高度關(guān)注。由此,以美國的畫(huà)家、作家、音樂(lè )家、新聞公司為代表的利益相關(guān)者紛紛對包括Stability AI、OpenAI、微軟、Meta等在內的美國科技巨頭提起了著(zhù)作權侵權訴訟,以至于美國本土在2023年期間掀起了大規模的生成物侵權訴訟浪潮。

截至2024年2月24日,美國已發(fā)生了10余起與生成式AI相關(guān)的著(zhù)作權侵權糾紛,除前述案件外還包括Sarah Silverman v. OpenAI, Inc.、Paul Tremblay v. OpenAI, Inc.、Concord Music Group, Inc. v. Anthropic PBC、The New York Times Co. v. Microsoft Corp., OpenAI等。

目前,美國法院對上述案件的審理還處于庭前動(dòng)議或證據開(kāi)示階段,尚未形成有效判決。譬如,美國法院于2023年10月、2023年11月和2024年2月分別對Sarah Andersen V. Stability AI LTD、Sarah Silverman v. OpenAI, Inc.和Paul Tremblay v. OpenAI, Inc.三個(gè)案件作出了部分批準被告駁回動(dòng)議的司法命令。除此之外,相關(guān)案件仍有待美國法院的進(jìn)一步審理。

人工智能時(shí)代已然來(lái)臨,給傳統版權法帶來(lái)了沖擊。

在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前夜,為了平衡知識產(chǎn)權權利人與互聯(lián)網(wǎng)產(chǎn)業(yè)的利益,“避風(fēng)港原則”應運而生。這一原則將平臺區別于平臺用戶(hù),平臺只要履行“通知-刪除”義務(wù),就可以“駛入避風(fēng)港”,無(wú)需再為侵權內容擔責;而本案也探索了人工智能時(shí)代新的“避風(fēng)港規則”。

新一輪變革下,人工智能產(chǎn)業(yè)和著(zhù)作權權利人之間的是非討論甚囂塵上,找尋新的治理原則將成為AI治理的重要趨勢。

21財經(jīng)客戶(hù)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