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首頁 > 汽車 > 正文

      專訪全國人大代表、奇瑞集團董事長尹同躍:汽車行業打“惡性價格戰”沒有未來,要打“價值創新戰”

      2024-03-11 18:39:49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鞏兆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鞏兆恩 報道

      今年兩會,“如何促進汽車產業高質量發展”成為重要議題,多位來自汽車企業的代表和委員為此建言獻策,圍繞“雙碳”、智能、汽車出口、數據產權立法等展開討論。

      其中,全國人大代表,奇瑞控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尹同躍進一步聚焦中國汽車出口管理體系建設、提高新能源汽車安全及智能化標準、建立碳足跡管理法規、推進E-fuel綠色合成燃料發展等熱點難點問題,帶來了7項建議。

      過去一年,我國新能源汽車年產銷破900萬輛、滲透率突破30%,自主品牌乘用車年度市占率突破50%,汽車出口全球第一。取得成績的同時,汽車產業如何從以量取勝的上半場,快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下半場也成為關鍵。

      就上述問題,兩會期間,21世紀經濟報道對尹同躍進行了專訪,圍繞汽車“價格戰”、新能源自主品牌高端化、汽車“出?!毙聶C遇、以及高增長背后的盈利難題、“卡脖子”等問題進行了探討。


      尹同躍表示,新能源時代給了中國自主高端汽車品牌后來居上的機會。中國車企積極響應國家新能源戰略,提前布局,在新能源汽車最為關鍵的“三電”等核心技術上相較外國品牌更有優勢。

      優勢之下,國內市場競爭也逐步走向“白熱化”階段。2023年激烈的“內卷”將中國汽車產銷規?!熬怼钡绞状坞p雙突破3000萬輛,2024年形勢依舊逼人,“價格戰”未有熄火之意,且愈演愈烈。

      “汽車行業打‘惡性價格戰’沒有未來,要打就要打‘價值創新戰’?!币S表示,良性的市場競爭對汽車行業發展是有好處的,但不能是惡性“價格戰”。這一輪“卷”,應該變成推動汽車行業轉型升級的“大浪淘沙”,而不是劣幣驅逐良幣的“一損俱損”。

      出海方面,面對2023年首次超越日本躍居全球第一汽車出口大國的成績,尹同躍告訴記者,中國雖是“制造大國”,卻是“品牌小國”,還存在著品牌意識不強,品牌向上能力不足的問題。

      對此,尹同躍向車企“出?!碧岢鋈c建議,包括:做好質量,堅持自律,珍惜口碑;先予后取,貢獻價值,先思考能為當地帶來什么,創造什么價值;開放合作,成果共享,與外資品牌在人才鏈、創新鏈、產業鏈、供應鏈等全價值鏈開展合作,探索“中國創造、海外制造、海外銷售”的本地化經營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首場“代表通道”集中采訪活動上,尹同躍也發表了他對汽車“出?!钡目捶?,強調中國汽車要把關鍵的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把民族汽車品牌搞上去。繼續加大研發和品牌建設投入,打造極致的產品力。

      在尹同躍看來,中國要從汽車大國到汽車強國,光有銷量規模遠遠不夠,還必須有全球認可的品牌價值。下一個10年,中國汽車不僅要追求量的全球第一,更要追求技術、品質、品牌、社會責任的全球領先。

      通過“價值創新戰”為中國品牌“做加法”

      《21世紀經濟報道》(以下簡稱“《21世紀》”):2023年中國汽車激烈“內卷”,“價格戰”愈演愈烈,犧牲利潤保住市場份額或逐漸成為行業共識。您如何看待以價換量、降價爭份額的市場現象?

      尹同躍:在當前促消費、擴內需的大背景下,各家車企都在助力用戶消費,包括推出很多優惠政策。良性的市場競爭對汽車行業發展是有好處的,但不能是惡性“價格戰”。如果價格下降背后,是以犧牲產品品質、犧牲用戶體驗、犧牲企業可持續的經營投入為代價,是難以為繼的,最終也會傷害到用戶利益。

      我認為,汽車行業打“惡性價格戰”沒有未來,要打就要打“價值創新戰”。一方面,通過技術創新、品類創新、生態創新,給中國品牌“做加法”,增加品牌含金量,推動品牌向上;另一方面,企業經營也要高質量,回歸企業創造價值的本源,因為只有能不斷創造價值,才能被用戶需要,才能可持續發展。

      歸根結底,這一輪“卷”,應該變成推動汽車行業轉型升級的“大浪淘沙”,而不是劣幣驅逐良幣的“一損俱損”。

      《21世紀》:新能源時代,各大傳統主流車企加入“多生孩子好打架”隊伍陣列,多品牌、產品戰略盛行,車型版本不斷擴容?!岸嗥奉惛偁帯钡膽鹇赃x擇下,車企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尹同躍:“多品牌競爭”不是看數量,而是看品牌定位是否清晰、特色鮮明,是否能夠精準地服務目標用戶需求,為各領域細分用戶創造更多價值。

      奇瑞把“品牌向上”作為公司發展的長遠目標,通過實施差異化的多品牌戰略實現。每個品牌有不同的定位,鮮明的特色,并堅持品類創新思維,聚焦不同定位:

      奇瑞品牌始終致力于為億萬家庭帶來最具用戶價值、最具可靠性、最有溫度感的產品;星途品牌集中優勢資源打造高端品牌;捷途品牌深耕“旅行+”細分市場;iCAR品牌作為奇瑞首個新能源電動品牌,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智能場景、潮酷的產品。

      《21世紀》:過去一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向上發展的高端化趨勢愈發明顯,高端品牌涌現將對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帶來哪些影響?國產品牌該怎樣突破,立足高端市場?

      尹同躍:近年來,中國的創新動力、發展活力勃發奔涌,在新能源車領域也是如此。創新投入穩步增加,重大科技成果捷報頻傳,制造業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扎實推進。

      新能源時代給了中國自主高端后來居上的機會。中國車企積極響應國家新能源戰略,提前布局,在新能源汽車最為關鍵的“三電”等核心技術上相較外國品牌更有優勢。面對“內卷”的市場,高端化已經成為汽車市場差異化競爭新趨勢,也是眾多車企破局的關鍵。

      中國車企要想成長為新的引領者,技術仍是核心驅動力。只有持續不斷的技術創新,才能在賽道上長期保持領先優勢。同時,要學會深度洞悉用戶需求,在技術和服務上的雙重升級,與消費者的共鳴,提升品牌影響力和市場溢價能力。

       “中國曾經用市場換技術,現在要用技術換國際市場”

      《21世紀》:2023年,我國汽車出口491萬輛,超越日本躍居全球第一汽車出口大國,在新能源汽車的加持下,中國汽車“出?!睂⒚媾R哪些新機遇?

      尹同躍:2023年,中國汽車出口首次超越日本,位居全球第一。全面出海的背后,中國曾經用市場換技術,現在要用中國技術換國際市場,中國不僅要做產銷量、出口量、新能源發展速度第一的“汽車大國”,更應該成為全球新能源創新能力領跑、價值貢獻領跑的汽車強國,成為全世界用戶新選擇,構建高質量的、可持續發展的“出?!蹦J?,行穩致遠。

      在市場取得盈利不僅僅是依靠高份額,更需要提升品質、提升技術,因地制宜開發高價值的產品,再把服務做好,提升產品附加值,讓每個客戶為選擇中國品牌感到值得。

      在持續推動產業全球化,走向世界的過程中,奇瑞一直堅持幾個原則:

      一是建議中國汽車走出去的過程中,一定要和海外國家、海外合作伙伴共享合作成果,成為受到人家歡迎的合作伙伴;

      二是建議中國汽車一定要深度融入全球汽車產業鏈,加快推動本地化發展,變成當地的企業公民,共同為海外市場所在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做貢獻;

      三是建議與全球優秀企業分工協作,開展聯合創新、跨界創新和融合創新。今天中國汽車的全球化,不僅是市場的全球化,更應當是人才、技術、供應鏈、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相互纏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

      《21世紀》:盡管在規模上取勝,但在國際市場中,相較于國際頭部車企,中國車企的盈利能力還是不足,行業效益處于較大壓力。如何通過走向海外市場尋求利潤增長?

      尹同躍:中國雖然是制造大國,卻是品牌小國,確實還存在著品牌意識不強,品牌向上能力不足的問題。中國汽車出口要保持理性和長線主義,不能單純依靠低價格搶占市場,中國汽車品牌進入海外市場不應該靠打惡性競爭的“價格戰”,而是應該打“價值創新戰”。

      首先一定要做好質量,堅持自律,珍惜口碑。要繼續擦亮“中國制造”這塊金字招牌,守好底線,踐行對用戶的安全、質量、服務承諾,同時還要保持企業利潤,這樣才能長期發展;

      先予后取,貢獻價值。每進入一個海外市場之前,應當先思考能為當地帶來什么,創造什么價值,而不是先想著能獲得什么,能賣多少車,要先予后??;

      開放合作,成果共享。改變“中國制造、海外銷售”的單一貿易形式,與外資品牌在人才鏈、創新鏈、產業鏈、供應鏈等全價值鏈開展合作,探索“中國創造、海外制造、海外銷售”的本地化經營模式,實現業務纏繞,成果共享。

       高增長背后“卡脖子”問題仍需攻克

      《21世紀》:我國汽車產業正從以量取勝的上半場,快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下半場。目前高增長的中國汽車產業背后,還面臨哪些隱憂?需要補齊哪些短板?

      尹同躍:在新能源和智能網聯領域,我們確實取得了一系列的技術突破,但一些關鍵技術上,仍然存在“卡脖子”的現象,中國汽車要聚焦關鍵領域,大力推進技術創新,加快完善汽車及零部件產業科技創新生態系統。

      去年以來,我也考察了很多海外市場,發現一方面確實越來越多的海外用戶認可中國車,選擇中國車,這是非常好的現象。但另一方面,在許多海外市場消費者的認知里,所有的中國品牌都沒有各自具體的名字,都歸為一類統稱“中國車”。這證明中國品牌在國外用戶的心智印象里是模糊的,沒有鮮明的品牌認知,我們前面要走的路還很長。中國車企不能忘記摩托車“出?!钡慕逃?,不能一味追求大而不強的出口規模,還是要做品牌、做口碑,堅持長期主義。我們的產品走向全球市場時,一定要在質量、服務的基礎上,做好“三次開發”——針對每一個目標市場所在國的法規開發、產品適應性開發、產品競爭力開發。而且每進入一個市場,首先想著能為當地創造什么價值,能為當地經濟發展、就業民生、公益事業等做出什么貢獻。

      中國要從汽車大國到汽車強國,光有銷量規模遠遠不夠,還必須有全球認可的品牌價值。下一個10年,中國汽車不僅要追求量的全球第一,更要追求技術、品質、品牌、社會責任的全球領先。

      21財經客戶端下載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