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首頁 > 金融 > 正文

      專訪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尹艷林:當前既不是通縮 也不是“流動性陷阱”

      2024-03-12 05: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3月5日,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在京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強作政府工作報告。就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經濟增長目標、財政貨幣政策安排及風險化解等問題,兩會期間21世紀經濟報道(以下簡稱《21世紀》)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尹艷林。

      尹艷林表示,我國經濟整體正處于自然恢復過程,已穩步邁上復蘇軌道。為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要加大宏觀調控力度,強化宏觀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

      對于當前整體物價水平,尹艷林認為,這既不是通縮,也不是“流動性陷阱”,而是需求不足的表現,是階段性現象,未來一個時期市場物價將會回歸合理水平。

      房地產政策方面,尹艷林建議堅決取消包括一線城市在內的各種限制性政策,特別是限購、限價;進一步減輕居民購房負擔,降低首付比例,減免契稅,取消普通住宅和非普通住宅劃分等。

      尹艷林。資料圖

      5%的增長目標兼顧了需要和可能

      《21世紀》: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經濟增速目標為5%左右,如何理解這一增速目標的設定?

      尹艷林:經濟增長目標怎么定,各方面都很關注。雖然前期各機構預測低于5%,但經濟專家普遍建議要提出更積極的指標,以引導市場預期。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經濟增長預期目標5%左右,綜合考慮了國內外形勢和各方面因素,兼顧了需要和可能,考慮了促進就業增收、防范化解風險等需要,并與“十四五”規劃和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相銜接,也考慮了經濟增長潛力和支撐條件,體現了積極進取、奮發有為的要求。由于去年基數抬高,實現今年預期目標并非易事,需要政策聚焦發力、工作加倍努力。

      《21世紀》:如何看待當前的經濟形勢,下一步宏觀政策應如何發力,如何理解今年的財政貨幣政策取向?

      尹艷林:過去的一年,面對異常復雜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任務,黨中央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頂住外部壓力、克服內部困難,推動我國經濟實現回升向好,全年主要預期目標圓滿實現,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上年增長5.2%。無論是縱向比還是橫向看,這都是不錯的增長業績。雖然國內物價持續低迷,去年CPI上漲0.2%,PPI下降3%,核心CPI連續四年低于1%,但隨著經濟動能持續恢復、各項政策接續推出、政策效應逐步顯現,我國有條件、有能力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的態勢。

      當前,經濟景氣企穩,制造業PMI景氣水平保持大體穩定,1月制造業PMI較上月回升0.2個百分點至49.2%,在連續3個月下滑后有所改善;2月份,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為51.4%,比上月上升0.7個百分點,非制造業擴張步伐繼續加快。2月份,綜合PMI產出指數為50.9%,高于臨界點,表明我國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總體繼續擴張??偟膩砜?,我國經濟整體正處于自然恢復過程,已穩步邁上復蘇軌道。

      為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要加大宏觀調控力度,強化宏觀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要適度加力,2024年赤字率按3%安排,與2023年年初預算持平。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9萬億元,規模比2023年增加1000億元。優化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投向和額度分配。從2024年開始擬連續幾年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專項用于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和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2024年先發行1萬億元。這都有利于增強社會預期、提振市場信心。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2024年保持社會融資規模、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相匹配,不僅考慮經濟增長因素,也考慮合理價格水平因素,將有利于推動市場物價回到合理水平,更好滿足實體經濟發展需要。

      既不是通縮,也不是“流動性陷阱”,而是需求不足

      《21世紀》:貨幣政策方面,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均提出,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量同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相匹配,如何理解這一定調的變化?過去幾年M2、社融增速大幅高于名義GDP增速,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尹艷林: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量同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相匹配”,與2022年的表述相比,將原有目標“名義經濟增速”拆分為“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體現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量不僅要和GDP增速相一致,還要和物價水平預期目標相一致的要求,強調了貨幣政策在穩定價格水平預期方面的重要作用,物價水平或成為下一階段判斷貨幣政策是否有效的重要因素。目前我國物價水平偏低,這就決定今年社會融資總量的增速,在名義GDP增速基礎上,要有進一步提升,從而提供足夠有效的流動性。

      過去幾年,M2、社會融資增速大幅度高于名義GDP增速,2022年M2增速高于名義GDP增速6.5個百分點,2023年M2增長9.7%仍高于名義GDP增速5.1個百分點,這看似流動性增長很快,但實則經濟增長與貨幣增長的差距在不斷擴大。這也表明,在經濟循環不暢的情況下,托舉同樣的經濟增長需要更多的貨幣支撐,且邊際效率會遞減。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貨幣投放后沒能進入實體經濟,最終消費者、投資者和生產者都感受不到貨幣。

      《21世紀》:2023年我國物價整體比較低迷,外界對中國經濟通縮的擔憂增多。2024年中國經濟是否有通縮的壓力?

      尹艷林:當前市場上確實存在對通貨緊縮的擔憂,學界對此有不同看法。但也有的認為,現在是流動性陷阱。我初步認為,這既不是通縮,也不是“流動性陷阱”,而是需求不足的表現,是階段性現象,未來一個時期市場物價將會回歸合理水平。通貨緊縮是指貨幣數量的減少,導致需求不足、價格下降。而目前我國貨幣增長速度并不低,2023年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余額和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分別增長9.7%和9.5%,全年人民幣貸款增加22.75萬億元,比上年多增1.31萬億元。在GDP只有5.2%的增速下,貨幣增發這么多,而價格僅上漲0.2%,這不叫通貨緊縮,也不叫流動性陷阱。

      首先,中國尚不具備出現“流動性陷阱”的體制條件和市場條件。所謂“流動性陷阱”,指的是在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條件下依舊沒有有效信貸需求的現象。但當前我國面臨的實際問題則是中小企業貸款難、貸款貴。因此當前物價下行并非流動性陷阱。其次,當前物價并未出現惡性循環。盡管國內PPI連續負向下滑,但CPI仍然保持1%以內的上漲,經濟尚未達到通縮的狀態,而只是反映出當前國內需求不足,值得高度重視。我國上世紀90年代曾出現過一次較長時間的物價下降情況,生產資料價格從1996年4月開始進入負增長,到1999年12月連續45個月同比下降,消費品零售價格指數自1997年10月進入負增長,到1999年12月連續27個月同比下降,那次價格下跌持續了3年多時間。同那次相比,現在的情況要好得多。

      中央政府負債仍有進一步提升空間

      《21世紀》: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研究儲備政策要增強前瞻性、豐富工具箱,并留出冗余度,確保一旦需要就能及時推出、有效發揮作用。從中長期來看,中國財政貨幣政策的空間還有多大?

      尹艷林:國際公認的國債負擔率的警戒線為發達國家不超過60%、發展中國家不超過45%。2023年,我國國債余額占GDP比例僅為23.8%,這一比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尤其是發達國家相比并不算高。若以國債余額占GDP比例不超過45%估算,我國國債的發行空間還有約26.7萬億元??梢?,我國增發國債的潛力還不小,中央政府負債仍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21世紀》:去年以來通過特殊再融資債置換隱性債務,地方債的風險得以緩釋,但總體看地方債務壓力仍不小,今年如何進一步化解地方債風險,中央和地方債務結構如何優化?

      尹艷林:根據政府工作報告和有關部門的安排,今年進一步化解地方債風險,主要是統籌好地方債務風險化解和穩定發展,進一步落實一攬子化債方案,妥善化解存量債務風險、嚴防新增債務風險。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債務風險長效機制,建立同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政府債務管理機制,完善全口徑地方債務監管體系。加強融資平臺債務監測預警,分類推進地方融資平臺轉型。

      從全球比較看,我國政府整體的債務率并不高,中央政府的債務僅占20%左右,而地方政府的債務占80%左右。下一步,要適當提高中央政府國債占比,相應減輕地方債務負擔。比如,地方公共服務的收支差由地方一般債支持,有專項收益的項目通過地方專項債支持,缺乏項目收益但屬于國家重大建設的工程通過超長期特別國債支持。

      21財經客戶端下載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