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首頁 > 商業 > 正文

      影評丨《周處除三害》:罪與罰,情與理,仇與怨

      2024-03-23 05: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阿茶

      電影《周處除三害》近期熱映。中國內地上映11天,累計票房3.8億。盡管與春節檔的三部電影在票房上尚非同一量級,卻在視角選擇與結構設置上成為一部另類的犯罪題材劇情片。罪與罰,情與理,仇與怨,是困擾人類社會千百年的話題,涉及社會心理、風俗習慣、經濟發展水平等多個維度,因此也是影視劇選擇的一大題材。

      《周處除三害》從犯罪嫌疑人陳桂林的視角出發,化用筆記小說典故,其來也無跡,其去也無蹤,意不知從何而起,悟卻在一念之間。這種結構設置,將每個角色都設置為“沒有前塵往事,沒有宿怨未消”,陳桂林在一次次自以為“是”之后,面對的都是一個魔幻“新世界”,“除害”的發心、過程和結果可以說統統錯位。這或許不僅僅是陳桂林的困境。

      “周處除三害”在《晉書》與《世說新語》中皆可見。核心故事極為精簡,三國時期,好勇斗狠的青年周處,為鄉民除去虎、蛟兩害,與蛟互搏甚慘烈,歷經三日夜方殺蛟而歸。周處歸來后,得知鄉民曾以為其與惡蛟同歸于盡,欣然相慶,方悟自己為鄉里所患已久,有悔過自新之意。影片將這出精妙的人情“反轉”摘出,在人物設定上更進一步,周處除害尚有鄉里之誼,陳桂林斬魔則滿含隨機。

      陳桂林的出場戲便是群害聚會,手起槍響,某害應聲斃命。陳桂林以香爐擊傷警察陳灰,從而踏上逃亡之路。這幕戲節奏非???,陳桂林出席自己親手了結的黑幫首領“洪爺”的喪禮,大嚼盒飯,再度出手,逃脫時臉上盡是得意。這種突破傳統印象的形象,配合毫無前情交代的劇情,讓陳桂林的形象鮮明起來:沖動、直接、不加思考。他并非沒有社會關系與人情往來,醫生張貴卿,將逃亡中的陳桂林拉回現實:陳奶奶已病入膏肓,回天乏術。張貴卿早年為江湖人士看診,如今也身患重病,早有改意,以謊言勸陳桂林自首。

      一位亡命天涯的匪徒,一位江湖救急的醫生,在普通的小吃攤前,談論著自首大事。小吃攤墻上貼著一副楹聯:“茹素護生勤造福,共善愛灑信愿行?!边@副對聯出自佛教慈濟基金會,是慈濟系辦慈善活動時的慣用語。出現在這里用意也很明顯,暗示了陳桂林和張貴卿都有自新之意。貴卿的謊言十分巧妙,她用醫生的專業身份告訴陳桂林已罹患肺癌四期?;倚牡年惞鹆肿咧辆峙沙鏊?,卻恰逢前日押鈔車交通事故中撿錢的市民前來“集體自首”。而陳桂林也在此處看到了自己的大名,排在“香港仔”許偉強和“牛頭”林祿和之后,頓生不滿,于是踏上了一條“更向荒唐演大荒”的“除害之路”。

      在這條路上,陳桂林每除一害,便生出行俠仗義、為民除惡的良好感覺。自詡之時,已然忘記自己的“初心”,不過是不忿許、林二害的排名靠前而已。他的確幫助程小美逃出許偉強的魔爪,而在那兩輛象征著無限重復與循環的挖掘機旁,程小美告訴他,許偉強十數年前也曾救自己的母親于水火。陳桂林頓時傻眼,為殺許偉強,陳桂林連跟隨許氏的司機小弟都未曾放過。所謂俠義,不過是江湖游戲,周而復始罷了。這種巧妙的設置,讓陳桂林萌芽的愛情和心勁瞬間崩塌,竟不知自己是為什么殺許偉強了。

      林祿和的情況則更復雜一些。這個故事一開始就是多重“障眼法”,更加符合佛教當中的“表象”與“真實”的討論。陳桂林以為自己患癌,林祿和便讓世人覺得自己已死。真假虛實之間,陳桂林在林祿和編造的故事中竟然頓悟,以為找到了可以舍棄一切、立地成佛的處所。這里有一個細節的對比頗值得玩味:這個擊殺六人的惡魔林祿和將“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印在書上,廣發信眾。所謂“戒除貪嗔癡,來生再做新的人”則更加荒誕,“佛修來世”,意為修行在今生,希望在來世,輪回往復,如果今生都不自新,何談來世呢?儒家更在意今生,未來不定,現世善變。不少分析認為,林祿和代表“貪”,他的“貪”不僅在酒色財氣,更在貪利與貪名兩不耽誤。陳桂林因為貴卿的謊言,以為自己命不久矣,得知林祿和“已死”,輕輕松松便落入林氏的陷阱。

      陳桂林的“癡”與“怨”,讓他不得不對林祿和及其信眾大開殺戒,然而肉體消滅之后,世間是否就不再有貪欲與惡念了呢?陳桂林在追殺許偉強時,曾經與跟蹤他的警察陳灰扭打。為達“除害”之目的,不擇手段,彼時的陳桂林尚未開悟。然而經歷了時間的洗禮,陳灰最終等來了陳桂林的自首。陳灰的眼睛很有象征意味,在三國時期,有兩位知名獨眼者,一位是征東討西也能屯田救民的夏侯惇,另一位則是以沉穩堅毅著稱的司馬師。陳灰執著卻不執拗,秉公而無私仇,懲不法于前,顧人情于后,夙愿既了,心無怨念。

      《周處除三害》在結構設置上,將角色行為的出發點、實際結果與內心反應分開,更讓人體會世事無常和人之渺小。強悍如陳桂林者,沖動莽撞,不明世事,一葉障目,貪生怕死,并不似自己想象的那么無所畏懼。為禍鄉里者,皆不知自己是為一害。持劍除害者,皆以為自己是為公為民。有利劍者,也無法斬盡群魔,更使自己墮入萬丈迷津。我們認為絕對正確的事情,也許值得回頭思量。雖說“挽弓當挽強”,卻也要問個“豈在多殺傷?”

      21財經客戶端下載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