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zhuān)訪(fǎng)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huì )包道格:“封禁TikTok”法案通過(guò)可能性不高,美國本不應懼怕這樣的軟件

2024-03-26 10:55:27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 21財經(jīng)APP 鄭青亭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鄭青亭北京報道

中國發(fā)展高層論壇2024年年會(huì )3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舉行。3月25日,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huì )亞洲項目資深研究員包道格(Douglas Paal)接受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表示,在選舉年通過(guò)立法十分困難,所以,TikTok封禁法案被通過(guò)的可能性不太高,即使通過(guò),也可能會(huì )引發(fā)法庭之戰,會(huì )有長(cháng)達數月的討論。他還表示,不應該過(guò)于害怕年輕人之間的這種溝通機制。

當地時(shí)間3月13日上午,美國國會(huì )眾議院通過(guò)了一項法案——要求字節跳動(dòng)在165天內剝離 TikTok,否則 TikTok 將在美國境內被封禁。對此,3月14日,中國外交部發(fā)言人汪文斌表示,美國眾議院通過(guò)的這個(gè)法案,讓美國站在了公平競爭原則和國際經(jīng)貿規則的對立面,如果所謂國家安全的理由可以用來(lái)任意打壓別國的優(yōu)秀企業(yè),那就毫無(wú)公平正義可言。

需首先讓中美兩國關(guān)系變得穩定

《21世紀》:怎么看中國中長(cháng)期的經(jīng)濟增長(cháng)潛力?

包道格:中國潛力巨大,問(wèn)題在于這個(gè)潛力能否充分釋放,以及政策制定是否與該潛力相符。這個(gè)論壇給了我們一個(gè)很好的機會(huì ),讓我們聆聽(tīng)中國官方在解決問(wèn)題上的立場(chǎng)。我們聽(tīng)到了對于問(wèn)題的清晰論述,也聽(tīng)到了對于解決問(wèn)題的建設性意見(jiàn)。所有現代經(jīng)濟體都面臨著(zhù)一些重大問(wèn)題,這些問(wèn)題具有挑戰性,因為人們分屬于不同的利益群體,關(guān)注不同的議題,支持不同的結果。因此,解決問(wèn)題需要一些時(shí)間。

《21世紀》:你覺(jué)得今年美國大選對中美關(guān)系會(huì )有怎樣的影響?

包道格:中美雙邊關(guān)系已經(jīng)降到了一個(gè)低點(diǎn),然后近期開(kāi)始趨于穩定。我希望這種穩定性得以持續。我們總是容易受到新聞上的突發(fā)事件影響,沒(méi)有人知道世界會(huì )發(fā)生什么,突發(fā)事件總會(huì )阻礙我們前行。但迄今為止,中美兩國領(lǐng)導層一直在努力避免讓緊張關(guān)系造成更加危險的后果。

《21世紀》:在哪些領(lǐng)域,兩國仍然有合作機會(huì )?

包道格:兩國可以在廣泛的領(lǐng)域開(kāi)展合作,除了老生常談的環(huán)境問(wèn)題、大流行病,還有全球食品供應、國際債務(wù)減免、航空航天、軍控等。兩國可以合作的范圍非常廣闊,只是現在我們還沒(méi)有做好準備,我們需要首先讓兩國關(guān)系變得穩定,再一步一步建立更加互利的合作關(guān)系。

TikTok封禁法案被通過(guò)的可能性不高

《21世紀》:近期,TikTok事件引發(fā)熱議。你對此有什么解讀?

包道格:我不知道這個(gè)問(wèn)題最終會(huì )怎么解決,但我認為在選舉年通過(guò)立法將十分困難,所以,TikTok封禁法案被通過(guò)的可能性已經(jīng)不太高,而且即使通過(guò),也可能會(huì )引發(fā)法庭之戰,會(huì )有長(cháng)達數月的討論。我個(gè)人認為,TikTok就像一只老鼠,一只大象害怕一只老鼠,說(shuō)明這只大象本身有問(wèn)題。我們不應該過(guò)于害怕年輕人之間的這種溝通機制。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huì )亞洲項目資深研究員包道格(Douglas Paal)(鄭青亭/攝)

《21世紀》:美國的“小院高墻”“脫鉤斷鏈”政策對中美科技關(guān)系有什么影響?

包道格:如今我們面臨的趨勢是屏障不斷升高、被覆蓋的范圍不斷擴大。這已經(jīng)不僅僅是“小院高墻”,而是“更大的院子”和“更高的墻”。我們在歷史上也發(fā)生過(guò)這樣的事情。比如,在中世紀,人們建起了城堡,讓信息流通不暢,但這種趨勢并沒(méi)有一直持續下去,文藝復興改變了這一切,有影響力的思想通過(guò)學(xué)者跨越國界傳播。由此可見(jiàn),盡管有些人試圖阻礙和限制各種技術(shù)的發(fā)展,卻很難得逞。不過(guò),涉及國家安全的技術(shù)將更具挑戰性。

《21世紀》:與此同時(shí),你是否擔心創(chuàng )新和技術(shù)合作的世界將被進(jìn)一步分裂?

包道格:我非常擔心組織碎片化,因為這個(gè)趨勢不符合全球的利益,也不符合國家的利益。然而,人們可能還要經(jīng)歷更多的碎片化,從而意識到他們需要取消一再擴大的知識和技術(shù)合作的壁壘。

《21世紀》:中國正在努力推動(dòng)創(chuàng )新發(fā)展,你能夠提供怎樣的建議? 

包道格:我認為,中國是一個(gè)相當有創(chuàng )新力的國家,為理工科學(xué)生的發(fā)展投入了大量資源。但創(chuàng )新的發(fā)展需要文化的支撐。美國很幸運,擁有一種開(kāi)放創(chuàng )新的文化,這給了我們很大的優(yōu)勢。

耶倫能成一個(gè)高效的溝通者

《21世紀》:有消息稱(chēng),美國財長(cháng)耶倫將于近期訪(fǎng)華。你對此有怎樣的期待?

包道格:耶倫財長(cháng)的到來(lái)很重要,因為她觀(guān)點(diǎn)獨特,在政府工作多年,也在伯克利大學(xué)當了很多年的教授,曾教授過(guò)很多中國經(jīng)濟學(xué)家和博士。她不僅從以前的工作中獲得了豐富的宏觀(guān)知識,還有大量的人脈,而且知人善用。所以,由她與中國政要展開(kāi)接觸是有好處的。 當今世界面臨一些重大問(wèn)題,兩國需要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包括欠發(fā)達國家的貧困問(wèn)題。

《21世紀》:在拜登政府中,誰(shuí)是處理中美關(guān)系的最佳人選?

包道格:出于我剛才提到的原因,我會(huì )說(shuō)耶倫擁有這方面的豐富經(jīng)驗,能夠成為一個(gè)高效的溝通者。

21財經(jīng)客戶(hù)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