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英偉達入局,人形機器人成科技巨頭競逐“新戰場(chǎng)”

2024-03-26 10:59:05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 21財經(jīng)APP 賴(lài)鎮桃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見(jiàn)習記者賴(lài)鎮桃廣州報道

火熱的人形機器人賽道,再添重磅玩家。

美國時(shí)間3月18日,英偉達CEO黃仁勛穿著(zhù)熟悉的皮衣,現身英偉達2024GPU技術(shù)大會(huì )(GTC),在兩小時(shí)的主題演講里,他拿出了備受期待的新一代架構Blackwell GPU超級芯片,但壓軸登場(chǎng)的,是九款人形機器人,搭載英偉達芯片的迪士尼小型機器人Orange和Green還作為特別嘉賓,和黃仁勛互動(dòng)。

大會(huì )上,英偉達宣布推出多模態(tài)人形機器人通用基礎模型Project GR00T,作為機器人大腦,支撐機器人學(xué)習技能、完成任務(wù)。同時(shí),英偉達還發(fā)布了新款機器人SoC(系統級芯片)Jetson Thor,以支持包括前述GR00T模型在內的生成式AI模型。

“開(kāi)發(fā)通用人形機器人基礎模型是當今AI領(lǐng)域中最令人興奮的課題之一,”黃仁勛說(shuō)道。

事實(shí)上,英偉達僅是眾多進(jìn)軍人形機器人的科技巨頭之一。特斯拉緊鑼密鼓研發(fā)人形機器人“擎天柱”, OpenAI、微軟、亞馬遜創(chuàng )始人貝佐斯大手筆投資人形機器人初創(chuàng )公司Figure AI,亞馬遜旗下的Agility Robotics專(zhuān)門(mén)為量產(chǎn)人形機器人打造超級工廠(chǎng)……

科技圈似乎釋放出下一個(gè)風(fēng)口的信號——機器人的變革時(shí)代,正在靠近。

豪賭“下一波浪潮”

過(guò)去幾年,“前景一片光明,現實(shí)一地雞毛”是全球不少機器人公司的真實(shí)寫(xiě)照?,F代機器人之父Rodney Brooks創(chuàng )辦的Rethink、家庭社交機器人鼻祖Jibo、AI機器人玩具明星公司Anki,都因為難以找到可持續的商業(yè)模式、研發(fā)投入過(guò)大資金鏈斷裂而接連倒閉。即使能在行業(yè)的大浪淘沙中存活下來(lái),也不時(shí)面臨生存危機——全球機器人龍頭波士頓動(dòng)力,曾因經(jīng)營(yíng)困難三次賣(mài)身;有著(zhù)中國“人形機器人第一股”之稱(chēng)的優(yōu)必選,其創(chuàng )始人也一度陷入賣(mài)房賣(mài)車(chē)、刷卡透支來(lái)發(fā)工資的窘境。

自2012年掀起的一波機器人熱潮,到2019年前后開(kāi)始降溫,科技故事回歸商業(yè)本質(zhì)。

但從去年開(kāi)始,人形機器人又成為各大科技公司、資本圈競相追逐的寵兒。美國人形機器人創(chuàng )企Figure,2023年5月和2024年2月先后完成兩輪融資,一年時(shí)間不到融資總額已經(jīng)達到7.54億美元(折合約54.26億人民幣),背后更有微軟、OpenAI、英偉達、英特爾等巨頭的資金、技術(shù)“撐腰”。來(lái)自挪威的機器人制造商 1X technologies,在2023年5月完成由OpenAI領(lǐng)投的2350萬(wàn)美元A2輪融資,又在2024年1月完成金額達1億美元的B輪融資。PitchBook數據顯示,盡管2023年全球人形機器人領(lǐng)域的風(fēng)投融資額僅相當于2018年的四分之一,但投資數量增長(cháng)迅猛,基本和2018年持平。

清華大學(xué)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許華哲也感受到了行業(yè)熱度的變化。他告訴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自己從事研究的具身智能曾是人工智能里相對小眾的領(lǐng)域,之前經(jīng)常要和別人解釋自己在做什么會(huì )很難,但現在他再遇到投資人朋友,對方已經(jīng)和企業(yè)CEO、高校教師有過(guò)交流,他就不用再費時(shí)間科普一番。

許華哲看來(lái),近期人形機器人的熱度走高,主要源于幾大技術(shù)變量的推動(dòng):首先是底層硬件成本下降,以波士頓動(dòng)力的機器狗spot為例,每臺售價(jià)折合人民幣要幾十萬(wàn),但國產(chǎn)品牌的機器狗價(jià)格已經(jīng)降到8000多元;其次,模仿學(xué)習、強化學(xué)習等算法的成熟度提高,終于能應用到機器人領(lǐng)域;再者,大模型快速迭代,也在拓寬機器人的智能化邊界。

因而,這兩年興起的人形機器人,能煮咖啡、會(huì )搬重物,甚至可以做家務(wù),展現出和以往機器人只能重復單一操作不同的一面?!皺C器人的終極目標是通用化,但現在發(fā)展最成熟的工業(yè)機器人,就是為專(zhuān)門(mén)場(chǎng)景定制的,比如要把物料從工廠(chǎng)A點(diǎn)搬運到B點(diǎn),機器人公司一般會(huì )設計輪式機器人和固定動(dòng)線(xiàn),但如果搬運完后還要執行安裝、檢查之類(lèi)的操作,就需要機器人具備能執行多樣化任務(wù)的通用能力?!眹鹱C券通信行業(yè)首席分析師羅露向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表示,而人形則是通用機器人的最佳載體,一方面人形機器人可以更好地“適應”人類(lèi)已構建的物理世界,參與人類(lèi)生活、生產(chǎn),另一方面,就像大模型需要海量數據投喂才能達到涌現、頓悟,機器人同樣需要海量數據訓練才能“開(kāi)竅”,人類(lèi)過(guò)去產(chǎn)生的大量生產(chǎn)和生活數據也能反哺給機器人。

大模型等AI技術(shù)的加持下,人形機器人逐漸看到通用化的曙光。1X創(chuàng )建的EVE人形機器人,已經(jīng)能執行巡邏、監控、搬運等多種任務(wù);Figure AI成立不到兩年,開(kāi)發(fā)的Figure 01機器人,只通過(guò)10小時(shí)的端到端學(xué)習就掌握了制作咖啡的技能,瞬間出圈。

人工智能的賦能讓機器人離通用化更進(jìn)一步,而連接物理和虛擬世界的機器人,也被廣泛認為是人工智能的下一個(gè)爆點(diǎn)。在2023年ITF世界大會(huì )上,黃仁勛曾表示,下一波人工智能浪潮將是一種被稱(chēng)為具身AI的新型人工智能,即能夠理解、推理并與物理世界互動(dòng)的智能系統。

知名人工智能科學(xué)家李飛飛也提出,與周?chē)h(huán)境交互將為智能體提供一種全新的了解世界的方式,有了新的理解,想法就會(huì )付諸實(shí)踐,更大的智慧也會(huì )隨之而來(lái)。

“我們是在和這個(gè)世界交互的過(guò)程中,提升認知能力、智力水平的。例如,一個(gè)七個(gè)月大的小孩看到一個(gè)玩具,一旦你用布把它遮住,小孩就會(huì )以為這個(gè)玩具消失了,但只有他觸摸到布底下的玩具時(shí),他才意識到玩具一直在這里?!痹S華哲舉例解釋?zhuān)艘换ゲ拍苷嬲斫馐澜绲暮芏嘁幝?,訓練人工智能也是一樣?/p>

給AI裝上機器人的軀干,像人一樣感受世界、作出決策并執行任務(wù),科技圈苦苦探尋的通用人工智能(AGI)之路也在變得更清晰。

數據與商業(yè)化的“兩座大山”

無(wú)疑,人形機器人打開(kāi)了更廣闊的想象空間,但那些像人一樣靈活自如、聰明強大的人形機器人,大多存在于展示視頻、實(shí)驗室里,要突破商業(yè)關(guān)卡、進(jìn)入量產(chǎn)階段仍尚需時(shí)日。

波士頓動(dòng)力2013年就公開(kāi)亮相的人形機器人Atlas到今天都還是實(shí)驗室產(chǎn)物;在科技圈已經(jīng)大出風(fēng)頭的Figure AI、1X technologies都還沒(méi)有明確的量產(chǎn)時(shí)間表;特斯拉有造“四個(gè)輪子的機器人”經(jīng)驗,今年1月擎天柱熟練疊衣服的視頻廣為流傳,但很快馬斯克回應“它還不能自主地疊襯衫”,預計最快的量產(chǎn)時(shí)間也要到2025年。

人形機器人量產(chǎn)之難,許華哲看來(lái),最本質(zhì)的問(wèn)題出在數據上。ChatGPT等大語(yǔ)言模型可以在一兩年內快速迭代,正是因為有大量文本數據的沉淀、投喂,甚至當下的時(shí)時(shí)刻刻,互聯(lián)網(wǎng)還在不斷產(chǎn)生新的信息、數據讓大模型去學(xué)習強化。然而,機器人投入現實(shí)場(chǎng)景的應用有限,數據量少、采集難,具身智能并不能得到大語(yǔ)言模型一樣龐大的數據集來(lái)訓練學(xué)習。

而要讓這波人形機器人的浪潮不再曇花一現,找到大規模應用的場(chǎng)景依然是商業(yè)化落地的關(guān)鍵。

近期,讓人振奮的是不少人形機器人已經(jīng)開(kāi)始進(jìn)廠(chǎng)“打工”, 亞馬遜的人形機器人Digit進(jìn)到倉庫篩選、搬運物料,Figure 01被送入寶馬的斯巴坦堡汽車(chē)工廠(chǎng),優(yōu)必選的Walker S也已經(jīng)在蔚來(lái)汽車(chē)工廠(chǎng)“實(shí)訓”。

但正如亞馬遜機器人首席技術(shù)專(zhuān)家 Tye Brady 表示,測試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現有的機器人進(jìn)廠(chǎng)主要是為了實(shí)驗測試、積累場(chǎng)景數據以便后續迭代。佛山市機器人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協(xié)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高輝告訴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佛山市大部分機器人企業(yè)還是以做工業(yè)機器人為主,少數投入人形機器人研發(fā)的也是因為工業(yè)機器人賽道已經(jīng)非常內卷,才會(huì )選擇提前布局率先搶位。機器人要走向大規模進(jìn)廠(chǎng)的“奇點(diǎn)”,要解決兩個(gè)問(wèn)題,一個(gè)是成本,另一個(gè)是找到明確的落地場(chǎng)景。

羅露看來(lái),人形機器人在大范圍的市場(chǎng)滲透之前,將在一些細分領(lǐng)域較快突破。一則是汽車(chē)制造、高端醫療等市場(chǎng)空間大、付費能力強的領(lǐng)域,二則是老齡化加深的趨勢下,解決看護、陪伴、應急需求的機器人,都更有可能率先跑出來(lái)。

而羅露在項目調研中,也看到更多的商業(yè)模式正在涌現,降低用機器人成本高的壁壘。他提及北京一家為樓宇提供衛生間清潔服務(wù)的機器人企業(yè),他們研發(fā)的機器人可以解決復雜的清潔任務(wù),售價(jià)高昂,但企業(yè)對外提供的是機器人租用服務(wù),每月工作強度不低于清潔工人但成本相當甚至更低,也就解決了無(wú)人買(mǎi)單的問(wèn)題。

越來(lái)越多的聲音在看多人形機器人這個(gè)并不新興的領(lǐng)域,但入局玩家眾多,羅露表示,從商業(yè)投資的角度看,他在評估機器人企業(yè)商業(yè)價(jià)值時(shí),最直接的方法往往是看企業(yè)是否與行業(yè)龍頭一起研發(fā)或進(jìn)行商業(yè)應用合作,因為阿爾法客戶(hù)對機器人企業(yè)來(lái)說(shuō)是一種重要的背書(shū)?!暗诵螜C器人要真正走向規模商用,目前還要解決安全性、智能化和制造成本的問(wèn)題?!绷_露總結道。

誰(shuí)在率先卡位?

這些年,大型工廠(chǎng)基本被國際工業(yè)機器人四大巨頭壟斷,德國庫卡在汽車(chē)行業(yè)擁有奔馳、寶馬等核心客戶(hù),瑞士ABB的運動(dòng)控制核心技術(shù)優(yōu)勢突出,日本發(fā)那科、安川在汽車(chē)制造業(yè)和電子電氣行業(yè)布局廣泛。

卡內基梅隆大學(xué)計算機科學(xué)學(xué)院教授馬夏爾·赫伯特曾表示,“日本擅長(cháng)機器人的物理特性開(kāi)發(fā),而美國擅長(cháng)機器人思維開(kāi)發(fā)?!钡@波人工智能賦能的人形機器人熱潮,部分玩家正在拉開(kāi)競爭優(yōu)勢。

“領(lǐng)跑人形機器人的國家,往往具有在智能化、機械化這兩個(gè)領(lǐng)域的優(yōu)勢,這分別對應機器人的靈魂和軀干?!绷_露表示。

高盛研究分析師、中國工業(yè)技術(shù)研究主管Jacqueline Du在今年2月份的一份報告中寫(xiě)道,到2035年,全球人形機器人的市場(chǎng)總額預計將達到380億美元,比之前預測的60億美元增長(cháng)了六倍多。

現階段,人形機器人還在摸索著(zhù)走通商業(yè)化之路,高盛分析師預測,目前最好的投資機會(huì )可能在于構成供應鏈的組件制造商。高輝同樣表示,目前在當地產(chǎn)業(yè)端,熱度最高的不是人形機器人本體,而是傳感器、電機、末端執行器夾爪等各類(lèi)硬件。

隨著(zhù)人形機器人走向爆發(fā)的前夜,更多掘金機會(huì )將會(huì )嶄露頭角,誰(shuí)都不想錯失“通向星辰大海的列車(chē)”。不少受訪(fǎng)專(zhuān)家看來(lái),中國入局人形機器人,龐大的制造業(yè)基礎、廣闊的應用市場(chǎng),都是可以把握和利用好的競爭優(yōu)勢。

“但中國要在人形機器人賽道領(lǐng)跑,還是要突破智能化的瓶頸,包括機器人的‘大腦’(大模型)和‘小腦’(環(huán)境感知、行為控制、人機交互能力)?!痹S華哲向記者說(shuō)道,“對于這波熱潮,我們還是應該以平常心看待??苹米髌防锏耐吡C器人、大白很迷人,期待世界有一天能把這些理想的機器人做出來(lái)?!?/p>

21財經(jīng)客戶(hù)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