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首頁 > 宏觀 > 正文

      楊濤專欄丨數字化服務新質生產力變革

      2024-03-09 05: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濤(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主任)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大力推進現代化產業體系建設,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充分發揮創新主導作用,以科技創新推動產業創新,加快推進新型工業化,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不斷塑造發展新動能新優勢,促進社會生產力實現新的躍升。筆者認為,新質生產力強調了對勞動者、生產資料和勞動對象這傳統三要素的更新迭代,并突出了勞動對象在產業、市場、組織等方面的創新演變,同時也涵蓋了生產關系的優化配置。

      另外,通常認為的數字經濟是以數據資源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在理論和實踐中,數字化已經成為推動新質生產力變革的核心力量。

      其一,發展新質生產力離不開勞動者的技能改善,這也是最為基礎的生產力要素。事實上,數字化時代伴隨著人工智能和自動化的快速發展,有可能進一步解放勞動力的腦力與體力束縛,促進勞動力綜合質量提升,帶來生產效率的改進,釋放勞動力智能化發展的“新紅利”。當然,學界存在爭議的是新技術的應用可能帶來一部分結構性失業,但顯然數字化同樣拓展了全新的商業模式和業態,在變革中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同時,基于生成式AI大模型和機器人流程自動化(RPA)的支撐,“數字員工”和“虛擬人”也可能成為全新的數字化勞動力,承擔批量化、標準化、重復性工作,從而提高經濟活動運行效率。

      其二,發展新質生產力還需要生產資料的升級,由此數據要素也成為促進新增長模式的重要抓手。自從中央頒布“數據二十條”以來,數據要素融入經濟社會發展的探索逐漸加速,并且在近期迎來數據要素“入表”并作為數據資產的一系列嘗試。實際上,數據要素已經成為支撐數字經濟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不僅可以替代原有勞動力、土地、資本的供給不足,而且能夠通過改善生產函數、優化其他要素的配置方式,更好地改善經濟投入產出效率。當然,要成為新質生產力的全新要素保障,一是需繼續把數據改造為標準的生產資料,二是充分融入到生產力發揮效能的全過程中。

      其三,數字化也促使新生產關系升級優化。所謂生產關系是指人們在生產過程中形成的社會關系,是生產方式的社會形式,某種程度上表現為與經濟活動相關的各種制度規則,包括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等。發展新質生產力必然需要新生產關系,而數字化對后者也帶來深遠影響。事實上,數字經濟正在引發類似于蒸汽革命和電氣革命同樣的重大社會變革,使經濟制度和底層邏輯得以重新梳理,也在重塑著經濟社會治理新模式,優化了生產者與消費者間、不同企業之間、企業內部的協作關系。同時,數字化也對于傳統的資源所有權與分配規則帶來沖擊和影響,最終有利于更高效地組織經濟活動。

      其四,新質生產力落地的對象需要依托于新產業,對此數字化也大有可為。一則,數字產業化代表了“高精尖”的數字經濟部分,充分體現了技術進步對于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也有助于經濟內生動力增強;二則,產業數字化則助推傳統產業的升級,實現產業內部的結構優化,比如數字化引領的新農業、新制造、新服務不斷涌現,使越來越有限的經濟資源被配置到高效領域,從而帶來邊際生產率的持續提升;三則,數字經濟同樣伴隨新基建的快速發展,從而為新產業、新生產力奠定穩固基礎,包括國家發改委界定的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等,都有助于保障產業高質量發展。

      其五,新質生產力要充分發揮作用,離不開市場空間的承載。我國已經擁有超大規模的市場特征,2018年12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提升國民經濟整體性水平”。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則從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高度指出,發揮超大規模市場優勢。所謂超大規模市場,筆者認為是指規模巨大、靈活多樣、活力充足、國際化程度高的市場,而數字經濟則進一步提升了大市場的價值。例如,數字經濟強化了規模經濟效應與網絡效應,有助于建設高效規范、公平競爭的全國統一大市場。再如,數字化使許多不可貿易部門變為可貿易部門,并且拓展了消費者效用空間,從而衍生了新的“藍海市場”。

      其六,新質生產力需通過新型的產業組織來推動社會經濟活動??梢钥吹?,數字化對于市場產生了顛覆性影響,也使經濟活動進入到“犬牙交錯”的產業組織時代,各類企業組織都逐漸呈現出網絡化、平臺化、開放化、融合化等趨勢,原有的企業組織邊界甚至被打破乃至解構。例如,與數字經濟相關的平臺經濟模式就具有雙邊與多邊性、多歸屬性、外部性和服務性等特點,由此帶來全新的商業模式變革,也引發了新競爭與新壟斷的權衡。再如,系統的技術創新與數字化變革,使得創新組織更網絡化、產業組織更虛擬化,也使得產業鏈企業跳出原有空間地理上的集聚,呈現網絡虛擬集群的特征。這些都為新質生產力提供了最具創新性和活力的微觀“細胞”。

      21財經客戶端下載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