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扎中的日元 “24小時(shí)全天候干預匯市”已不遠?

2024-06-28 05:00:00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 陳植

截至6月27日16時(shí)30分,日元兌美元匯率徘徊在160.59附近,盤(pán)中一度創(chuàng )下過(guò)去40年以來(lái)的最低點(diǎn)160.86。在此背景下,金融市場(chǎng)對日本當局再度干預匯市“穩匯率”預期驟增。

6月24日,日本財務(wù)省副大臣神田真人表示,日本政府已做好在必要時(shí)24小時(shí)全天候干預外匯市場(chǎng)的準備。

但是,部分投機資本對此不以為然?!按饲叭毡井斁謩?dòng)用逾620億美元干預匯市都無(wú)法阻止日元匯率跌勢,越來(lái)越多投機資本認為日本當局再度行動(dòng)又將無(wú)功而返?!币晃幌愀坫y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指出。這些投機資本的底氣,是美聯(lián)儲遲遲不降息,加之法國大選不確定性令歐元匯率持續下跌,都令美元指數擁有更強的上漲動(dòng)能。在這種情況下,日本當局干預匯市力度再大,也很可能收效甚微。

他告訴記者,當前金融市場(chǎng)的另一大爭議,是日本當局再次干預匯市的真正意圖,是確保日元兌美元匯率不跌破160,還是避免日元匯率在美元強勢回升沖擊下無(wú)序大幅下跌。

“這很大程度會(huì )影響日本當局再度干預匯市的時(shí)機選擇與力度強弱?!币晃恍屡d市場(chǎng)基金經(jīng)理向記者指出。

三菱日聯(lián)信托銀行駐紐約的銷(xiāo)售和交易主管Takafumi Onodera認為,目前影響日本央行干預匯市時(shí)機與力度的另一個(gè)變量,是周五發(fā)布的美國最新PCE數據,若美國PCE數據高于預期導致美元進(jìn)一步走強與日元匯率快速跌向163,不排除日本當局會(huì )開(kāi)展“匯率檢查”,或者在周五紐約交易時(shí)段結束前出手干預匯市。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日本當局何時(shí)干預匯市“懸而未決”,但金融市場(chǎng)卻在美債市場(chǎng)迅速做出回應。截至6月27日16時(shí)30分,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回升至4.343%,觸及6月中旬以來(lái)的最高值。究其原因,是金融市場(chǎng)擔心日本當局會(huì )拋售美債籌集美元用于干預匯市(賣(mài)出美元買(mǎi)入日元),提前拋售美債避險,導致美債價(jià)格下跌與美債收益率大幅回升。

“這拖累其他亞洲貨幣面臨新的貶值壓力?!鄙鲜鲂屡d市場(chǎng)基金經(jīng)理指出。受美債收益率回升影響,中美利差倒掛幅度(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之差)再度擴大至-212個(gè)基點(diǎn),引發(fā)海外量化投資基金技術(shù)性沽空離岸人民幣。截至6月27日16時(shí)30分,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回落至7.2986附近,盤(pán)中再度跌破7.3整數關(guān)口。

日本干預匯市的“兩大變量”

對于日元兌美元匯率再度跌破160,外匯市場(chǎng)似乎沒(méi)有感到驚訝。

這背后,一是日本央行遲遲不愿激進(jìn)加息,令美元兌日元的利差優(yōu)勢在更長(cháng)時(shí)間維持歷史較高水準,吸引日元利差交易持續活躍,引發(fā)日元匯率“跌跌不休”;二是法國大選不確定性導致歐元匯率下跌,無(wú)形間推高了美元指數,令日元匯率面臨更大下跌壓力。

“目前金融市場(chǎng)最關(guān)注的,是日本當局再度干預匯市的時(shí)機與力度。尤其是日本當局干預匯市的力度是否超過(guò)4月底~5月初的逾620億美元?!鄙鲜鱿愀坫y行外匯交易員告訴記者。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多數投資機構認為,在美元強勢回升、美聯(lián)儲遲遲不降息的環(huán)境下,日本當局若要日元匯率持續不跌破160,或許得動(dòng)用逾2000億美元外匯儲備,采取頻繁干預舉措,才能達到預期效果。

但是,這對日本當局而言,顯然代價(jià)過(guò)大。

花旗集團分析師Takashima Osamu發(fā)布最新報告指出,當前日本當局干預匯市的決策,主要取決于兩個(gè)變量,分別是日元貶值速度與日元匯率水平。以往,日本當局可能會(huì )考慮其中一個(gè)因素。這意味著(zhù)日本當局在干預匯市時(shí)機與力度方面擁有更大的靈活性。

上述新興市場(chǎng)基金經(jīng)理指出,目前金融市場(chǎng)普遍認為日本當局干預匯市存在兩個(gè)時(shí)間點(diǎn),一是本周五紐約交易時(shí)段結束前,通常這個(gè)交易時(shí)間的市場(chǎng)流動(dòng)性較差,日本當局干預匯市可能會(huì )起到“四兩撥千斤”效果;二是本周五美國發(fā)布PCE數據后,若這份數據高于預期導致美元回升與日元匯率快速跌向162,日本當局很可能及時(shí)出手。

Pepperstone Group Ltd策略分析師Michael Brown認為,在流動(dòng)性較差時(shí)候進(jìn)行干預,可以“獲得更大的收益”。

這位新興市場(chǎng)基金經(jīng)理坦言,無(wú)論如何選擇干預時(shí)機,只要美元指數延續強勢上漲趨勢,日本當局干預匯市的效果都將“不如人意”。更重要的是,越來(lái)越多全球投資機構發(fā)現,相比美元強勢回升,真正觸發(fā)日元匯率下跌的因素是美日貨幣政策分化——當美聯(lián)儲選擇延后降息步伐(鷹派)時(shí),日本央行不急于激進(jìn)加息(鴿派),造成了當前投機資本敢于大肆沽空日元的氛圍。

一位外匯經(jīng)紀商認為,若日本當局此次不采取干預匯市措施,可能在7月“放大招”,即日本央行在7月貨幣政策會(huì )議采取“加息+加大縮減購債規?!钡慕M合拳,遏制日元匯率超調大跌。

美債提前遭遇拋售潮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市場(chǎng)對日本當局干預匯市可能性,早早做出反應。

首當其沖的,是美債遭遇新一輪拋售潮。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jīng)理向記者透露,目前,華爾街投資機構對比了當前日本當局干預匯市的環(huán)境,與4月底~5月初(上次干預匯市)期間的差異。他們得出的結論是,4月底~5月初期間美元處于沖高回落狀態(tài),如今美元指數有望持續上漲迭創(chuàng )年內新高,因此日本當局可能需要動(dòng)用更多外匯儲備干預匯市,才能達到預期的穩日元匯率效果。

這導致過(guò)去兩天眾多華爾街投資機構紛紛加大減持美債頭寸的力度。

6月19日,美國財政部公布2024年4月的國際資本流動(dòng)報告(TIC)顯示,當月日本大幅減持375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倉規模相應降至11503億美元。

市場(chǎng)普遍認為,這主要是因為日本當局為了籌集美元在4月底干預匯市,不得不拋售大量美國國債。

隨著(zhù)市場(chǎng)預期此次日本當局干預匯市的力度更大,不少投資機構預測6月日本當局可能會(huì )減持逾500億美元美國國債籌資干預匯市(賣(mài)出美元買(mǎi)入日元),導致市場(chǎng)拋售美債的壓力進(jìn)一步升溫,觸發(fā)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節節攀升。

但是,美債遭遇拋售潮與美債收益率不斷攀升,對其他亞洲貨幣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原因是美債收益率走高又將提振美元吸引力與美元指數迭創(chuàng )年內新高,給亞洲貨幣匯率造成更大的貶值壓力。

“目前,金融市場(chǎng)也在關(guān)注亞洲國家如何應對新一輪貨幣貶值壓力?!鼻笆鲂屡d市場(chǎng)基金經(jīng)理指出,目前中國相關(guān)部門(mén)已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dòng)性,韓國外匯管理局則加大與國民年金公團(NPS)的貨幣互換力度,減輕美元買(mǎi)盤(pán)所帶來(lái)的韓元匯率過(guò)度下跌壓力。但是,日本當局何時(shí)干預匯市、干預力度有多大、干預成效能否達到預期,或許影響著(zhù)其他亞洲貨幣匯率短期走勢。

他坦言,當前外匯市場(chǎng)的一大特點(diǎn),就是全球投機資本在大舉沽空日元同時(shí),押注其他亞洲貨幣匯率聯(lián)動(dòng)性大跌。因此日元匯率能否顯著(zhù)觸底反彈,將會(huì )很大程度重創(chuàng )投機資本的無(wú)差別沽空亞洲貨幣套利的信心與勝算。

21財經(jīng)客戶(hù)端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