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jpjum"></i>

      <i id="jpjum"></i><small id="jpjum"></small>
      <kbd id="jpjum"></kbd>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南財快評:美國降通脹“最后一公里”,難度幾何?

      2024-03-13 20:54:0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孫長忠

       孫長忠(清華大學全球私募股權研究院研究員)

      據美國勞工部3月12日報告,2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長3.2%,高于前值和預期(3.1%),環比漲幅從1月份的0.3%上升至0.4%;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后,核心CPI同比增長3.8%,環比漲幅與前值持平(0.4%)。這個數據,連同1月份的超預期CPI數據,表明美國通脹仍呈現一定的頑固性,降通脹之路并非坦途,而是有些曲折,尤其“最后一公里”,多少還是有些難度的。

      但從總體上看,美國通脹仍呈下降趨勢:1月美國CPI同比增幅比去年12月降了0.3個百分點,2月核心CPI同比增幅也比上月下降了0.1個百分點,也是2021年5月以來最小增幅,最近這兩個月的數據只是略微高于預期,還構不成實質意義上的反彈。2月數據公布后,股市不降反升,說明投資者不認為這個數據會影響美聯儲今年晚些時候的降息計劃;這個數據雖略高于經濟學家預期,但許多投資者認為還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高。

      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在CPI增長中貢獻最大的還是居住和服務兩大類價格的增長。居住價格本來就在CPI中占比最高,美國勞工部勞工統計局1月份又增加了該項的權重。在居住價格中,業主等價租金是CPI中權重最大的單個項目,占比大概為25%,在核心CPI中占比大約三分之一。由于樣本所限和實際統計操作中的困難,該項數據難免誤差,偶然性較大。同時,它本身也是個頗有爭議的指標,指房屋擁有者(房子業主)將自有住宅在市場上出租所獲得的預期租金,是業主租住自己房屋付出的想象成本,沒有實際支付。歐洲的調和消費者物價指數(Harmonized Index of Consumer Prices,HICP)就沒有這個指標。勞工統計局也編制美國自己的HICP通脹數據,只是作為試驗性措施,不對外公布。由于消費者的實際收入水平和儲蓄水平仍能支撐其繼續消費,商家還能把成本轉移到消費者,其滯后效應就成為服務價格上漲的一個原因。另據勞工部數據:2月美國失業率升到3.9%,平均時薪環比同比增長率均低于1月份;經通脹調整后,1月美國實際平均時薪環比增長0.3%,同比增長1.4%,這意味著在周工作時間減少的情況下,周平均收入同比下降了0.1%。據美國商務部數據:1月份經通脹調整后的消費者支出在強勁的假日購物季后環比下滑0.1%。隨著消費者收入和支出增長趨緩,下一步服務通脹應該趨于下行。

      CPI指標在美國確立時間長,使用范圍廣,關注程度高,但并非美聯儲的決策依據,美聯儲的依據是商務部的PCE(個人消費支出)指標。這一個指標反映價格變動情況更全面、更準確,通常比CPI低。二者主要區別在于對不同類別價格權重的分配方式,CPI依據的是對消費者的年度調查,PCE依據的則是商務部實際掌握的消費支出數據,有的類別權重差別有時相當大,甚至成倍。其中,居住價格在PCE中占大約15%,在CPI中占34%。居住成本的上漲在1月3.1%的CPI增長率中貢獻了大約兩個百分點,但在當月PCE中只貢獻了不到一個百分點。

      據美國商務部報告,美國1月PCE物價指數同比從前值2.6%降至2.4%,與市場預期一致;環比從0.2%反彈至0.3%,增幅有所擴大;1月核心PCE物價指數同比增速回落至2.8%,較前月的2.9%略有降低,與市場預期一致,為2021年3月以來最小增幅,但環比從前月的0.2%反彈至0.4%,符合預期,創2023年4月以來最大增幅。

      2月份PCE數據將于3月29日公布。盡管核心PCE幾乎總是低于核心CPI,但1月份兩者差距之大為史上罕見(1.1個百分點):疫情前的60年里,二者差距中位數是0.4個百分點。目前,新簽房租租金增幅更小,預計將帶動今年居住通脹增長趨緩,屆時將帶動CPI指數比PCE指數更大幅度下降。相應地,由于居住外的其他類別權重在PCE中比在CPI中更大,如果有其他類別價格粘性凸顯,也可能給PCE帶來更大的上行壓力。

      21財經客戶端下載

      国产精品民宅偷窥盗摄,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